正在加载图片...

首页 > 曲艺传承 > 正文

陈连升、陈溯父子两代相声人的对话

后郭德纲时代的相声变形记
2014-05-16 09:50:05   来源:北京青年报   点击:

在一两年前他们两人还没走红的时候,就曾雄心勃勃地提出过发展陕派相声,但北京的一些前辈显得很不以为然,因为相声的传统发达地区从来不包括陕西,如果能把一些地方特色揉进相声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,谈不上“陕派”相声。

  演员成名:重大比赛拿奖VS小剧场磨炼

  北青报:两位怎么看待苗阜和王声的走红?

  陈溯:在一两年前他们两人还没走红的时候,就曾雄心勃勃地提出过发展陕派相声,但北京的一些前辈显得很不以为然,因为相声的传统发达地区从来不包括陕西,如果能把一些地方特色揉进相声里就已经很不容易了,谈不上“陕派”相声。

  几年前,他们在当地小剧场演出时把陕西文化中的喜剧元素就融进相声了,在那个时候就有了雏形,并且经过了多年小剧场的检验和磨炼,因此他们并不是突然走红的,在这个时代里突然走红是不可能的。

  陈连升:前年,在天津“南开杯”相声比赛的时候,我看过他们的演出。当时的效果相当一般——演员很卖力气,但底下观众就是笑不起来。观众还是有点欺生,还是认那种有点名气的演员。到了去年北京喜剧幽默大赛俩人开始引人关注,到第二年的北京春晚后终于走红。他们恪守了相声艺术的文化传统,注意结合了当地的文化特色,表演体现陕西人粗犷直爽的性格,有一定的特色,但这种风格的相声与京派津派的相声相比还处在初级阶段,发展也没有形成规模,现在叫“陕派相声”为时过早。

  北青报:现在演员走红路径与过去有什么不同?

  陈连升:三十年前,像李金斗、刘洪沂、牛群他们都是通过参加中央台电视大赛,一战成名。像李金斗的《武松打虎》,是改了8遍、见过观众80次的作品。后来参加中青年调演、文化部比赛、中央台比赛三连冠,一下就变成大腕了。当时,不让他参加中央电视台比赛,他都哭了,对我说,“陈大哥,我都38岁了,再不成名我就没戏了。”

  我当时是中央电视台比赛的评委,连夜找到当时北京曲艺团领导,告诉他,中央台多大影响力呀,一定要让李金斗参加,当时他们觉得文化部的比赛重要,对演员评级、对单位都有好处。当时中央台就相当于“新媒体”。他们领导还问我,金斗要参加比赛能拿多大的奖?我基于对各地总共89个作品的了解,说了一个“至少二等奖”。当时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万春亲自教他们《武松打虎》的“腿子活(指相声中学唱表演一段戏曲情节)”,可是他们拿奖的时候李万春先生已经去世了,非常遗憾。

  艺术形态:铺平垫稳VS包袱密集轰炸

  北青报:包括苗阜、王声在内,现在大部分青年相声演员的创作不再像过去那样讲究铺平垫稳,三翻四抖,而是一会儿就一个包袱。

  陈溯:八百里秦川,广袤的黄土高原,陕西人喜欢粗犷、直接的东西,比如秦腔。听相声也不喜欢四平八稳,追求火爆、过瘾,所以苗阜、王声的相声包袱非常多,其密度达到了空前的地步。过去说郭德纲碎包袱多,他们比郭德纲的还要多,这特别符合现在网络时代人们对相声的要求。

  北青报:这是否会让表演很累或者创作很痛苦?

  陈溯:表演其实不累,但是需要技巧,需要演员之间的默契。但是对于创作的要求太高了,这种包袱的消耗量太大了。对于苗、王来说,对他们今后的创作压力会是相当大的。

  北青报:陈溯你现在也存在“包袱”透支的情况吗?

  陈溯:我现在也有这种情况。我之前的创作全都是基于对相声十几年的积累,一旦面对市场,压力就大了。人家花钱就是找“笑”来了,你一段相声说了3分钟没人乐,自己都觉得没底。可是又没有时间再去积淀,寻找生活。现在观众很聪明,如果按照过去的三翻四抖来表演创作,人家早就知道你要说什么了,因此必须得求变求新,比如一翻一抖,但是网络又发达,写多少新段子都不够用,所以压力很大。

  陈连升:我个人还是喜欢按照相声规律来的包袱:开头一个“顶门杠”的包袱,中间正活,几个段落,每个段落都响,最后一个底活,全乐。如果包袱太多,让人听着费劲,累得慌。人发笑也是有节奏的,按照相声规律走下来的包袱,听着比较有品位,太赶得慌的话,不禁琢磨。

  北青报:现在的相声段子的确有很多特别可乐,但是少有经典。

  陈连升:粉碎“四人帮“后,我组织了很多专场,每出一个题目,就出一批新作品,很多人都喜欢相声。像我举办的“恋爱婚姻”专场,那时多受欢迎啊。我有想法,就跟大家打招呼,把能写的人和演员招来,按照这个主题来写,几天就能完成。

  陈溯:那时主题很容易寻找,比如恋爱与婚姻主题里,要彩礼讲排场、父母包办、封建婚姻残余,基本就这么几个现实题材,一个专场就把“恋爱与婚姻”问题全覆盖了。那时社会现状是粗线条的,而现在的社会是多元化的,现在怎么可能用几个段子就能把所有的婚恋问题都囊括了?而不具有社会代表性的段子,就很难成为经典作品。

  发展趋势:适应时代VS注定消亡

  北青报:把现在的相声环境称为“后郭德纲时代”,您二位是否认同?

  陈溯:我认为可以这样说。郭德纲把相声带回了小剧场,带入了市场,他在这方面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。自他之后我还没有看到在影响力上能接近他的相声演员。

  陈连升:侯宝林大师曾经有一次和我聊天,他说了一句话,“相声一进入市场就坏了”。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对是错,可能他担心的是相声一回到市场里,就要顺应市场的需求,一些脏的、臭的东西就要回来。

  陈溯:我认为郭德纲是这个时代相声的传统与创新之间最好的一座桥梁,他有不错的传统相声底子,又有现代的头脑,把传统和现代很好地结合在一起,告诉大家相声可以是这样的。我认为他之后的相声演员或在传统或在创新上都还是有短板的。

  陈连升:但是现在的年轻演员很少有这样传统的底子,你没有传统,何谈继承发展呢?

  陈溯:关键是现在的观众对传统未必还那么的重视,过去演员讲究说学逗唱,但是现在很多演员这四门功课未必都精通,现在的观众更看重的就是你能否给他们带来笑点。到剧场听相声的观众没时间踏踏实实坐下来去欣赏相声艺术,他们就是去寻找开心,一种能够让他们笑出来的刺激,现在市场化的相声基本上只剩下娱乐功能。

  现在的相声,可能还保留着两个人对着说的这种形式,但是它已经不是过去那种相声艺术形式了,它的内涵变了。很多时候,我和王自健说的就不是传统意义的相声,更像是“对口脱口秀”,但观众在乎吗?从某种意义上说,郭德纲把相声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但是他也颠覆着相声的很多价值观,这不是他自己的问题,是时代的问题,是相声市场化在这个时代遇到的问题。

  陈连升:我还是无限留恋八十年代广播时代的相声,那时候能够寓教于乐,能给人以启迪,能传播让人笑的正能量,不是强制灌输。现在我看小剧场演出,太闹得慌,捧哏的能骑到逗哏的身上去,这就有点玩闹了,这些无厘头的相声很难长久吧。“80后”相声,把相声语言中一些已经去掉的旧东西又拿回来,特别在小剧场里无所顾忌的时候,香臭不分了。现在俗的东西又冒头了,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轮回,将来随着人们的审美观念的提高,会不会还能好呢?

  相声段子需要和谐幽默,但也需要含蓄,要给观众以回味。那种粗贫直露,一览无遗的段子,那种为逗笑而强塞笑料的做法,不仅不会给听众想象的余地,还会有损于相声的质量和声誉。

  相声有着自身的艺术规律,“包袱”是根据人们发笑的心理作用和艺术手法而组织起来的,不是笑料的拼凑与随意堆砌。笑应该是发自内心的笑,是讽讥的,是褒贬的。

  北青报:对于未来相声的走向如何判断?陈溯你还在剧场说相声吗?

  陈溯:王自健现在把很多精力放在电视脱口秀节目方面,我今年也在东方卫视做《笑傲江湖》的喜剧真人秀。王自健很忙,不能保证每周都去剧场,我是将近半年都在上海,基本没去剧场演出。

  我们也想留在剧场里,可是当外面人家给的钱远远超过舞台演出所给予的时候,我肯定会去电视台,为了更高的收入么。但是我内心深处还是喜欢相声的。但没办法,它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少了。我悲观地认为,相声艺术会慢慢地消亡,或者换个说法,是名存实亡。留下来的也许还叫相声,但跟艺术关系不太大了。

  陈连升:我个人还是觉得相声艺术是不会走向灭亡的。相声的适应力最强,在什么时候都存在,人们对笑的追求、对美的追求是永恒的,相声只会创造更多的手法,有更多的途径,更顽强地生存。

    相关热词搜索:郭德纲 时代 相声变形记

上一篇:扬州曲艺进校园
下一篇:相声抱团才能发展的更好

分享到:  
论坛新帖 
MySQL Query : SELECT tid,digest,subject FROM bbs_forum_thread where fid in(***) order by tid desc LIMIT 10
MySQL Error : You have an error in your SQL syntax; check the manual that corresponds to your MySQL server version for the right syntax to use near '***) order by \x0Atid desc LIMIT 10' at line 1
MySQL Errno : 1064
Message : You have an error in your SQL syntax; check the manual that corresponds to your MySQL server version for the right syntax to use near '***) order by \x0Atid desc LIMIT 10' at line 1
Need Help?